萨克雷 名利场 第四章 绿丝线的钱袋

乔的恐慌继续了两三天;
这可怜虫不肯回家,利蓓加小姐也不提他的名字。她全心都在赛特笠太太身上,对她必恭必敬,仿佛是感恩不尽的样子。

这位好心的太太带她出去走走;
到了百货商场,她说不出的高兴,
到了戏院,她更是不住口的赞叹。

一天,有人请她和爱米丽亚出去玩,临时爱米丽亚头痛,利蓓加宁死也不肯一个人去。
她说:“全亏了你,我这孤苦伶仃的可怜虫

继续阅读全文 »

萨克雷 名利场 第三章 利蓓加遇见了敌人

两个姑娘进门的时候,
一个肥胖臃肿的人正在壁炉旁边看报。
他穿着鹿皮裤子,统上有流苏的靴子,围着好几条宽大的领巾,几乎直耸到鼻子;
上身是红条子的背心,苹果绿的外衣,上面的铁扣子差不多有半喀郎银元那么大。
这一套打扮,正是当年花花公子时行的晨装。

他看见女孩子们进来,从安乐椅里直跳起来,满面通红,恨不得把整个脸儿缩到领巾里面去。   

爱米

继续阅读全文 »

萨克雷 名利场 第二章 夏泼小姐和赛特笠小姐准备作战

我们在前一章里已经提到夏泼小姐勇敢的行为。
她眼看着字典飞过小花园的甬道掉在吉米玛小姐脚下,把她吓了一大跳,自己的脸上才浮起一丝儿笑意。

只是这笑容比起方才恶狠狠铁青的脸色来,也好看不了多少。
她出了气心里舒畅,往后一靠,说道:“字典打发掉了,谢天谢地,总算出了契息克!”

赛特笠小姐看见这样大胆的行为,差不多跟吉米玛一样吃惊。
你想,她刚刚跨出校

继续阅读全文 »

萨克雷 名利场 第一章 契息克林荫道

当时我们这世纪刚开始了十几年。
在六月里的一天早上,天气晴朗,契息克林荫道上平克顿女子学校的大铁门前面来了一辆宽敞的私人马车。
拉车的两匹肥马套着雪亮的马具,肥胖的车夫戴了假头发和三角帽子,赶车子的速度不过一小时四哩。
胖子车夫的旁边坐着一个当差的黑人,马车在女学堂发光的铜牌子前面一停下来,他就伸开一双罗圈腿,走下来按铃。
这所气象森严的旧房子是砖砌的,窗口很窄,黑人

继续阅读全文 »

萨克雷 名利场 开幕以前的几句话

领班的坐在戏台上幌子前面,对着底下闹哄哄的市场,瞧了半晌,心里不觉悲惨起来。
市场上的人有的在吃喝,有的在调情,有的得了新宠就丢了旧爱;
有在笑的,也有在哭的,还有在抽烟的,打架的,跳舞的,拉提琴的,诓骗哄人的。
有些是到处横行的强梁汉子;有些是对女人飞眼儿的花花公子,也有扒儿手和到处巡逻的警察,还有走江湖吃十方的,在自己摊子前面扯起嗓子嚷嚷(这些人偏和我同行,真该死!),

继续阅读全文 »

古龙 楚留香传奇 血海飘香 第一回 白玉美人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这张短笺(jiān)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透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飞虎归来 二

其实,最早提出赦免李克用,让沙陀叛将来对付造反盐贩这一建议的大唐高官,并不是杨复光。早在广明元年(公元881年)十一月,黄巢还没有攻破长安,岌岌可危的大唐朝廷就任命河东监军宦官陈景思为代北起军使,让他尽快从民风骠悍的代北地区征发出一支军队,救援京城。
陈景思的工作效率还是挺快的,再加上自李克用叛军被打散后,一大批以沙陀人为主,涵盖了代北各族的骁勇猛士失业待岗,兵源充足,所以陈景思只用了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飞虎归来 一

朱温降唐的影响,像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很快就传染到了距离同州很近的华州。
大齐朝的华州刺史李详,原本便与朱温友善,对大齐朝的前景也不看好,见朱温归降后大唐待他不薄,不由得怦然心动,也秘密遣使到唐营,与杨复光、王重荣等谈判投降条件。可惜一来李详做事不够缜密,二来因为有严实的脑袋为前车之鉴,华州的监军宦官警惕性非常高,工作态度格外敬业。李详的降唐计划,八字还没画完一撇,就让监军察觉到,

继续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