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东塘夏令营” 一

现在让我们暂时离开同州,把镜头拉远,看一看整体的局势吧。
通过长安之战,以及随后发生的兴平、石桥、东渭桥、富平等一系列会战表明,唐朝对齐帝国的战略防御阶段已经渡过,进入战略相持的新阶段。关中战场上的唐齐两军,暂时都无余力实现重大突破。虽然唐军在战略态势上优于齐军,但在具体战斗中却频处下风,仅凭西北诸藩镇现有的力量想消灭黄巢,仍是一件任极重,道也很远的事。
要想走捷径,打破目前的僵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关中混战 四

这对黄巢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解恨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随着凤翔军从兴平撤走,让长安西面的威胁等级降低了。于是黄巢抓住这个机会,抽出一支劲旅组成机动部队,让孟楷与朱温这两员齐军悍将统率,对东线重拳出击。先收拾的目标,就是那两个屡败屡战的党项大佬。
十一月一日,齐军进攻富平,鄜坊、夏绥联军迎击,让孟楷、朱温打得大败亏输,李孝昌与拓跋思恭见势不妙,只得各人顾各人,都率残兵逃回本镇。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关中混战 三

考虑到当的通讯技术和战乱情况,我不清楚郑畋是否知道,就在两个月前,又有一位文官节度使倒在了藩镇军人的刀下:
感化节度使支详,在第一次派三千兵勤王,却帮了倒忙之后(见“门户洞开”一节),并不气馁,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他又抽出了五千精兵,响应郑畋的檄文号召,出兵讨齐。为了防止上次的事件重演,支详特意选用了两名经他亲自提拨的军官时溥、陈璠担任正、副指挥。谁知军至洛阳,还没见到一个齐军,时溥突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关中混战 二

借兴平交战之机,唐鄜坊节度使李孝昌和夏绥节度使拓跋思恭组成的两镇联军从武功出发,从北面转了一个大弯,直插东渭桥,配合已攻占同、华的河中、昭义两军威胁长安东面。见西线一时不可能打开局面,而东线又告急,黄巢便将朱温从兴平前线调离,命他进抵东渭桥,将鄜坊、夏绥两军挡在渭水北岸,同时集中力量先反攻华州。
八月,唐昭义节度使高浔与齐将李详大战于石桥,昭义军大败,李详乘胜再占华州,被黄巢任命为华州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关中混战 一

不过,朱温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五月,身任忠武监军的晚唐宦官名将杨复光,已率领精锐的忠武军大举反攻邓州来了。此前杨复光已经杀掉了秦宗权的部将王淑,实现了他对许州兵和蔡州兵的统一指挥。经过重新整编,杨复光将这八千精锐编成八个都,由鹿晏弘、晋晖、王建、韩建、张造、李师泰、庞丛等八人任都头(所有的史书都只记录了这七个人的名字,不清楚第八个都头是漏记,还是由杨复光自己兼任),此后,杨复光统率的这支军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一战长安 三

稍后,迟到的朱玫率邠宁军赶到,已经晚了一步,他与齐军大战城西开远门,邠宁军战败。朱玫本人让齐军军士用长枪在脖子上捅了个窟窿,身负重伤,但竟然没有死,只得率败军退守兴平定国砦(在长安以西约85里)。
黄巢大胜之后,于四月十日,带着还乡团的嘴脸,重新回到长安。他觉得自己太有理由生气了:我黄巢和大齐朝哪里对不起你们这些长安人?唐军对你们又有什么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帮着唐军与多大齐为敌?!可见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一战长安 二

更何况,程宗楚、唐弘夫、王处存这三位之所以行动如此迅速,除了争抢功劳,展现自己痛打落水狗的飒爽英姿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这是长安啊,三百年的帝都可不是白叫的,这里的粮食可能不是特别多,但金帛和美女那是要多少有多少!现在,黄巢赶跑了,在三位大帅以及他们的部下眼中,现在长安城就像一个巨大的自选商场,他们要什么就可拿什么,而且只要加上一个“缉捕残匪”的名义,那么这一切全是免费的!
当然了,东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一战长安 一

话说就在大齐朝的尚总理,于长安城中大革文化命的时候,受到龙尾陂大捷激励的北方各藩镇,已经纷纷出兵讨齐,汇聚成了组织松散,但数量庞大的反齐联军。其中行动较快速的几支,已进逼到长安外围,他们是:
前朔方节度使唐弘夫屯驻渭北(长安正北渭河对岸);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军至沙苑(今陕西大荔县东南);义武节度使王处存兵临东渭桥;刚刚顺利成为夏绥节度使的拓跋思恭,和鄜延节度使李孝昌(他是拓跋思恭的远亲,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尚书门事件 二

我们知道,不久前,尚总理刚刚从凤翔大败而归,大齐帝国也因此颜面扫地,藩镇尽叛!他极可能还受到了黄巢皇帝的严厉批评,得到什么“留岗查看,以观后效”之类的处分。毫无疑问,尚总理最近的心情是很不好的,即便是昨夜躺在象牙床上,看着他新娶的那位娇媚无比的刘夫人玉体横陈时,也不能平息他心头无尽的烦躁。(顺便说一句,这位未能留下大名的刘氏夫人出身官宦,将来会成为那个时代的头号交际花,不论美艳度还是贞洁指数

继续阅读全文 »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 第三章 上源驿  尚书门事件 一

龙尾陂大败,让黄巢的攻势战略彻底破产了,齐帝国渡过了它极为短暂的上升期,开始步履坚定地迈向万丈深渊。一个被证明是纸老虎的黑老大,是不可能再在群狼共舞的黑社会里保持威信的。
在孟州(今河南孟县南,河阳治所),齐朝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保持了自已老墙头草的专业素质。他一得知长安的齐军战败的消息,立即向成都的唐流亡中央送出自己的表忠信,高调反正,旗子一换,又成了唐朝的河阳节度使。这是诸葛爽第三次

继续阅读全文 »